Susabi-

【整理】林敬言&方锐互动/同框整理

十步一人不留行:

重刷全职的时候发现这俩人真的……特别闪(。)
因为没见过有人做这个整理就做了一个,整理完之后被秀了一脸,虫爹真大手……
【】中的是自己的话,如有遗漏欢迎指正。

【整理】原作中林敬言&方锐互动/同框整理


第三百三十六章 全明星二十四(下)


虚空战队两位出完,上场的是呼啸战队的林敬言,虽然状态有下降,被唐昊成功地以下克上,但是,全明星投票比得是人气。林敬言这样的大神,退役之前就算是吃老本也足够挤身这24人之列,更何况他还有唐三打这么一个号称第一流氓的强大角色助阵。


而这呼啸战队也不是林敬言一支独秀,还有另一选手方锐,角色鬼迷神疑,职业是暗夜系中的盗贼,技术风格就是猥琐、猥琐、再猥琐。


第六百九十三章 奖项盘点


呼啸战队本赛季最终排名第九,冲击季后赛失败。战队队长,王牌选手林敬言也是因年纪问题状态下滑,在全明星周末时被唐昊新秀挑战,完成了以下克上,第一流氓的称号已经有些名不副实。同队的另一位全明星级别的选手方锐,本赛季状态有些虎头蛇尾,全明星周末成了他状态起伏的分水岭。


第六百九十七章 最佳新人


队中原本的王牌选手,队长林敬言因为年龄状态下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上赛季在全明星周末上被唐昊以下克上硬生生击败,个人声望更是下跌了不少,连在自家战队里的威信也是一天不如一天,赵禹哲对他们这位队长的尊敬就只是表面上的敷衍,心里可是从没服气过。

至于队中另一位全明星的选手方锐,水平当然是不低的,角色鬼迷神疑也被誉为荣耀第一贼。但问题是,方锐是猥琐流的代表人物,风格除了猥琐,就是更猥琐。猥琐流是比较偏锋的打法,支持者很多,讨厌的人也很多。把这样的选手树立为王牌,那意味着在赢得一部分玩家支持的同时肯定要损失掉一部分。

新生战队靠这样的方式获取一部分支持倒是不错,但呼啸战队现在已有不错的实力和不错的人气,如此剑走偏锋对他们而言风险过大。所以,方锐被本身的风格所限制,肯定不会被扶为王牌。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风格理念的冲突


方锐的猥琐流。和唐昊,还有赵禹哲这呼啸新一代的顶梁柱相处地并不合谐愉快。在将唐三打的操作者从林敬言替换成唐昊后。方锐的风格在这种队伍中就越来越找不到方向。而随着唐昊的风格越来越成熟明显。以及队长另一主力选手赵禹哲的上位成长,方锐的生存环境也愈发的艰难,同时他的存在,让唐昊、赵禹哲也很不舒服。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差点被阴到


想想林敬言当初被俱乐部劝退时的情景。方锐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再看到唐昊和赵禹哲对自己如此清晰的不满,方锐更觉得自己离开的脚步正在加快。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流氓和盗贼


流氓和盗贼,唐三打和鬼迷神疑,在方锐入队后,呼啸摆出了这一搭档时,被人们称为犯罪组合,引发了相当的关注。虽然他们最终也没能携手杀进总决赛,但是呼啸至少也是季后赛的常客,实力不荣任何战队小窥。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林敬言离开了,方锐也准备走,而盗贼这个职业的风格,看来根本不合唐昊这些新呼啸人的胃口。呼啸大概不会再引进新的盗贼选手,流氓和盗贼的犯罪组合,就将这样无声无息结束了吗?


程思嫣也不知道,她到底还是没有拿到当事人的第一手情报,但是此时,她的心里已经开始难过。虽然她知道这样的选择对于呼啸战队的发展或许还是有利的,但是对于投入感觉的粉丝而言,他们很难理智地面对这个问题。犯罪组合是他们心中呼啸的象征,而现在,拆散这一组合,就好像百花没有了繁花血景,虚空没有了双鬼,蓝雨没有了剑与诅咒一般,总让人万分的不适应。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微博大战


程思嫣准备和方锐联系,这之前顺手又是开了微博,结果却是目瞪口呆。微博上,因为方锐那条微博已经彻底欢脱了。

程思嫣各种分析推理,猜想方锐可能是想离开,但是却还需要更多的材料,因为她是一个新闻工作者。但是一般人哪里需要这操守?他们做出程思嫣这样的猜想后,当然就会大大方方就说出来的。而后就是八卦。

比较不同的是,现在正在进行不负责任八卦的人中,有大量的职业选手。

“什么情况?”这种比较老实平常的,来自于方锐的前队友林敬言。作为昔日搭档,两人场下私交也很好,这时自然比较关切。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海无量


“霸图,有你最熟悉的老搭档。”张佳乐也来凑热闹,因为林敬言的存在,打起了感情牌。

“嗯,确实挺老的……”结果下面立即有不知哪来的人士评论回复,犀利吐槽,张佳乐气得吐血。但看就是个普通玩家,也不好把人揪出来计较吧?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过路招呼


“练着呐?”林敬言却没过去坐,凑过去看兴欣训练。

“有没有素质,偷看训练啊?”叶修终于抬头,鄙夷了林敬言一眼。

“这是偷看吗?”林敬言没理,固执地看下去。

结果方锐正好一个操作失误。

“哈哈,感觉到来自背后的压力了吗?”林敬言笑道。

方锐转身,朝林敬言竖了两个中指。

“转型的不错嘛!”林敬言却在此时收起了玩笑的口气,认真地说了一句。

“还好吧!”方锐说。

两人随即沉默。

昔日队友,第一流氓和第一盗贼,鼎鼎有名的犯罪组合,却先后被队伍遗弃。走得再体面,恐怕也无法弥补他们失落的心情。现如今,一个去霸图坚持发挥已经所剩不多的光芒。另一个却来到了初生的兴欣战队,转型职业为战队补强。虽然已非队友,但他们拼博的目标却依旧相同。接下来,他们就将在场上对决,那个共同的目标,现在已经无法并肩去夺取,注定将会有一个人失落。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霸图粉丝团


这场比赛看点颇多,有叶修和韩文清这对老冤家的对决,有方锐和林敬言这对昔日组合,有唐柔立下的五轮必一挑三的誓言。


霸图战队,选手林敬言,角色流氓冷暗雷。

兴欣战队,选手苏沐橙,角色枪炮师沐雨橙风。

一开场就是顶尖选手的对决,现场顿时high翻。两位选手各自从选手席上站起,相互随意招呼了一下后,就朝比赛台上走去了。

经验丰富的选手,麻利地进入了比赛,第一场对决,迅速开始。

1对1地图,乡村黄昏,一副不像是战斗,更像是风景画的地图,在黄昏中慢慢通过全息投影呈现出来。这是苏沐橙很熟悉的一张雨,初爱这图的风景,因为喜欢,渐渐熟悉,熟悉了,自然就可以拿到职业赛场上来用。

林敬言呢?

有方锐这个昔日的好搭档,他在兴欣面前也是毫无秘密可言了。选图过程中各方意见都对参考,就方锐提供的情报而言,今天所有对战图就没一幅是林敬言有研究的。当然,换个方向来看的话,林敬言没有研究的,方锐几乎也没什么深入的了解,他本就是在和林敬言一模一样的训练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唯一变化也就是林敬言先离开的那一年。

这一年呼啸为了迎合新核心唐昊从方方面面都有一些调整,有磨练一些新图。

“不过,这些图既然是迎合百花出身的唐昊的,我想,对霸图也不合适,张佳乐必然也是熟悉这些地图的。”方锐如此分析着,选手转会,带来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只以为是战上打打杀杀的人,对荣耀的了解还是远远不够的。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有点不行了


苏沐橙在这幅图上发动的攻势非常连贯。所有场景都有可能是她攻击的助力。而林敬言,对这幅图确实不怎么熟。不过现在熟也没啥用了,这图上的场景。都被毁得差不多了。

肯定是方锐那个小子。林敬言猜得出,不过这种“出卖”是理所当然的,他也在霸图这边贡献了不少方锐的情报。可能比方锐提供的他的情报更多。毕竟,他是看着方锐从一个毛头新人,几经转折后选定盗贼这个职业成长起来的。俯视比起仰视,看到的东西总是更多一点。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正常礼节


方锐所选这图,是一个用魔法幻化出的光怪流离的小世界,是他擅长的地图之一。这一点,林敬言肯定会清楚,但方锐没必要因此弃用。他擅长的地图多了,林敬言就算全透露给霸图,他们也猜不出这场方锐会用什么图出战,更不可能针对每幅图做练习。所以选图才是主场优势,对方就算有了解,也根本无法做出什么有针对性的部署。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暗与光


方锐到呼啸,最初定位是林敬言唐三打的接替人,结果就在这初赛季,方锐显露出了盗贼方面的才华,结果最终定位成了盗贼选手,随后踏上了全明星之路。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幸运的,遗憾的


林敬言、方锐,昔日的犯罪组合,他们已不是组合,也不是队友,但是,却一起站在了那个圈外。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全明星分组


看到这安排后,很多人都在遗憾兴欣的方锐、霸图的张佳乐和林敬言没有入选,否则就这样这分组,更是一锅更加复杂的乱炖。

张佳乐会和百花重塑的繁花血景组合站在一起,转型气功师的方锐会和昔日犯罪组合的搭档林敬言会晤,双方联手,将向抛弃了他们的呼啸战队复仇……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半场休息的呼啸


如阮永彬这种队中旧臣,听到这话脸色都有些不自然。林敬言、方锐,离队离得都算和谐,但内里到底是怎么回事,队里自己人还不清楚吗?这事也无关什么对错,只是一些队伍发展必然要经历的选择。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霸图主场


“什么啊?”陈果茫然中,“啥事没有,真就纯粹的打个招呼?可以理解为是在刷存在感吗?”

“那我也去刷一下吧!”叶修起身。

“需要我也去吗老大?”包子跳起来。

“随便啊!”叶修无所谓。

“走着。”包子跟上了。

“我也去我也去。”方锐也凑热闹。

“无聊。”魏琛对这些家伙表示了一下鄙视,再其他人都是安份的主,自然是不凑这热闹的。

三人出了门,这两队的备战室通常不是隔壁就是门对门,不大会陈果就听到外边通道里响起了叶修的声音:“开门,我来了!”

那口气,好像是到了自己家似的,熟得不行。

霸图备战室的门开了,没人邀请呢,叶修自己就进去了,身后还带了两个。

“还是主队的备战室环境好啊!”叶修感慨着,“温度多少啊?我们那有点冷。”说完就看墙上中央空调的控制器,很娴熟地操作了两下。

“你来干嘛?”韩文清在一旁问道。

“礼尚往来,打个招呼嘛!”叶修说。

“老林。”方锐也在和他的老搭档林敬言打招呼。

“第一流氓林敬言!”包子叫道。

林敬言顿时很高兴,这个名头很久没有人安到他头上了,兴欣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看起来很会聊天嘛!


“真是你扔的矿泉水?”结果霸图自家人居然也问上了。显然这发生不久的事,霸图选手们就都已经飞快听说了。

“我哪有那么幼稚!”张佳乐说着,“不过就只是水吗?怎么不装点颜料啊油漆什么的?让兴欣那帮家伙花花绿绿出场啊,哈哈哈。”

“多大仇啊!”有人感慨着。

“呀!”张佳乐吓了一跳,“怎么还有一个。”

“一直还有一个啊……”林敬言无语,方锐过来和他聊了几句,张佳乐进来就见叶修和包子,居然没留意到兴欣这还有个伏兵。

“再来兴欣的话,可能会有颜料啊油漆什么等你呢!”方锐对张佳乐说道。

“多大仇啊!”张佳乐说。

“谁说不是呢?”方锐笑笑,“走了啊!”朝众人招呼了声,离开。


【这一段太可爱了就都放进来啦w】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看点集中


于是他们遇到了霸图战队。赛前双方列队握手,望着眼前这支陌生的呼啸,林敬言感慨万千。

他的离开,还可视为过了职业黄金年龄,状态下滑不再具备担任核心的能力,算是正常的新老交替。可是这之后,呼啸又放走了以方锐为首的一批旧臣子,从外表挖来一个又一个的生面孔。

对呼啸,林敬言已经彻底陌生了。对选手陌生,对他们的打法陌生,对他们队伍表现出的气场,也很陌生。

林敬言有些不知道自己该抱何种情绪妥当了。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新流氓组合


紧跟着,是包子的包子入侵,也直接撞上了六星光牢,然后也被锁了进去,对着地上的灵魂语者就是两脚。

观众们目瞪口呆。

这……昔日犯罪组合,是方锐的盗贼和林敬言的流氓。会以此命名,主要是因为二人的职业。一个盗贼,一个流氓,那不是犯罪分子是什么?

可再看现在这两个,方锐换是气功师了,这真和犯罪分子一点关系都没有,而包子入侵倒还是个流氓,一个新人流氓。可是这两人一起,这可真是犯罪到骨子里了。灵魂语者都被人丢进六星光牢里了,结果这两人不惜把自己也关进去,也要继续对人拳打脚踢的蹂躏。这实在是太流氓了。太凶残了,太犯罪了!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退让


这都还没出场呢,嘲讽就已经开始了,对张佳乐这一刀捅得尤其狠,连一旁场馆的工作人员听了都无法直视了。

不过霸图的这几位,和叶修打交道的年头那就太久太久了,了解很深刻。张佳乐又这么有槽点,不被叶修插两刀恐怕才是不正常的。所以张佳乐虽然表示了愤慨,但整体来说霸图诸位情绪波动都不大。大家都这么熟,就算恶意满满,也都当是损友间的毒舌挖苦给消化了。比如明显的就是,叶修这一刀插出来的时候,霸图里都有人差点笑了,比如林敬言。

“咳!”林敬言看到张佳乐扭头看了过来,连忙咳嗽了一声,抬手推了推眼镜,掩饰神情。

“你什么时候近视了?”他这边对应的正好是方锐。方锐虽然没他们这些人这么早,但和林敬言当年是搭档啊,那熟悉程度自然又不一样了。

“平光的。”林敬言又推了推眼镜后说。

“扮斯文啊?”方锐说。

“还不错吧!”林敬言看起来对自己这新装饰挺满意。结果就听方锐后边传来一句:“你可是流氓啊,哪有流氓戴眼镜扮斯文的?”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同调


这时霸图战队的选手席上,第三位出战的选手也已经起身,电子大屏幕上也适时打出了这名即将上场的选手和角色。

林敬言,流氓,冷暗雷。

到霸图已经两年了,整整两年,可是时至今日,林敬言每次看到报名时自己身后跟着的角色名是冷暗雷,总还是有种陌生感。

唐三打,他到底还是忘不了这个和他走过七年风雨的流氓角色。虽然他们没有取得过什么辉煌的成绩,但是驾驭着那个角色时,他心里总是有份踏实。

这份踏实两年前终于被斩断。

职业生涯末年,林敬言成了一个漂泊的浮萍,最后落户了霸图。

林敬言很感激霸图,在自己很困难的时候,还能如此看重自己,他也早已决定将自己荣耀生涯的最后光辉,完全释放给霸图。但是不管怎么说,有些东西,不一样的,终究还是不一样。

林敬言,冷暗雷。

林敬言一边走,一边看着电子大屏幕的名字,然后,在VS的那一端,方锐,气功师。海无量。

林敬言忽然笑了笑。

他们这哥俩,命运还真是类似啊!方锐的名字后边,现在可也不换了一个名字,而且连职业的名字都不一样,林敬言现在不只是看着冷暗雷有些不自在,连同看这个对手名串,也觉得非常不顺眼。

方锐,盗贼,鬼迷神疑。

恍恍惚惚的,眼皮里似乎就会出现这样的字眼。

林敬言摇了摇头。自己这得有多怀旧?

“狠狠地替我报仇。”张佳乐下场来从他身边走过时。对他说着。

“我尽量吧!”林敬言笑道。

“加油!”张佳乐也没有说更多。

上场,进比赛席,刷卡,进入比赛。九年里不知多少次重复着的一个动作。七年唐三打。两年冷暗雷。

冷暗雷……

林敬言又念叨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角色名。地图载入完毕,已经正式进入比赛。

角色移动,中路。

现场略起了一点骚动。这已经是擂台场里第六场对决了吧?至今没有人选手迂回路线。全部直切中路,庄园古堡已经不是古堡,而是一个竞技场。

然后,堡前堡后,又是这样的节奏。只是这一次,两位选手的选择终于有了点新意。

不走门,不爬墙。

林敬言的冷暗雷从堡后逆时针绕行,方锐的海无量从堡前逆时针绕行。

然后,冷暗雷到了堡前,海无量到了堡后,然后两人操作角色走门,小心翼翼。

观众各种无语。

这位昔日的搭档,都成对手了,比赛的意思还是同调的吗?你绕我也绕,你逆时针我也逆时针,然后你走门,我也走门……

然后就见两人的角色在古堡那蹑手蹑脚的劲,看起来都各种吻合。

观众们无奈了,就等着两人相遇吧!

结果这两人像是约好了我们不碰头一般,在古堡一层里走了整整一分钟,愣是连各自的人影都没看到。

然后两人似乎都累了,两个角色各蹲在角落里像是在休息。

公共频道在这时候派上用场了。

“喂,你在不在古堡啊?”方锐问道。

“在啊!”林敬言回答,没有反问,方锐这样问已经说明他是在古堡的。

“你怎么开的局?”方锐赤裸裸地问。

“绕背。”林敬言赤裸裸地答。

季后赛,你死我活的对决,两人居然聊得如此坦然,好像是一场日常训练赛中的互相沟通似的。

“妈的。”方锐这时骂了一句。裁判立即跳出,黄牌警告。这种字眼是不允许出现的。

林敬言顿时心下了解,不用问,方锐肯定也是绕了背,然后两人等于进行了换位,然后类似的思路和回避策略展开搜索,然后就是你避开了我,我也避开了你,都在打转,却愣是撞不到。

“继续!”林敬言决心解开目前的困局。两人对对方的思路和习惯都是无比了解的,那么在预判上,只走一步,那肯定是不够的,因为对方同样会走一步的预判,于是到最后就是谁也不能把谁怎么样的结果。

冷暗雷在角落里起身,率先开始行动。林敬言换位思考,设想着方锐接下来会怎么做,然后用更深远的意识来制定行动。

两个角色又转了起来。

然后又是一分钟过去了,这次两人再没让人大家失望,古堡一层环状的楼梯口,两人的角色相遇了。相遇的丝毫不突兀,相遇的是那么的自然,好像是一开始两人就约好了,然后就按着各自的步调,最终在这里相遇了。

终于可以打了。观众们都在想着。

两人却都在发愣。

居然在这里撞上了?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们还是同调了。在意识到对方对自己的了解,进一步加深判断后,两人,最后还是走上一样深度的决断。

“XX!”方锐自己上马塞克,打了个“XX”发出去。

裁判嘴角抽搐了一下,XX不犯规,但是他看着这个XX,却无比鲜明地看到“妈的”两个字。方锐没说脏话,却把脏话的意念完整地传达了出来。

两人大概愣了有三秒,除了方锐的一个“XX”再没任何信息。突然,两人角色出手。

气波弹!

抛沙!

一人一个技能,攻击的同时整齐地做出回避动作,最后是谁也没打中谁。

再来!

流氓的各种小手段,气功师的念气,两个角色你来我往,大战起来。

观众再次看得张大嘴合不上了。

你俩这是战斗呢?还是搞配合呢?

攻击,闪避,全都像是串好了似的,你打不中我。也没打中你。然后来来回回的,不像是战斗,像是在跳舞。

“咳!”半分钟后,林敬言在频道里发了个字。冷暗雷的攻势有所停顿。同步的。方锐的海无量也缓了缓手。

两人都意识到问题所在。

虽然是好友。但是这是季后赛,两人都是负责任的职业选手,都希望帮助己队争取到胜利。所以他们用心揣摩着昔日的搭档。希望将这份了解化为武器。结果,两人了解的程度差不多,最后做出的判断也差不多,了解没有成为武器,反倒将两人之间的威胁全都给化解了。

就好像是两人间的那份默契,在阻挠他们二人发生战斗一般。

这种感觉并不幸福。

默契曾是他们引以自豪的东西,但是现在,却成了他们比赛的妨碍,要完成比赛,要获取胜利,他们要比的,是看谁能更加残酷利落地摆脱这份默契,这份象征着他们昔日一切的默契。

又是三秒的停顿,然后,再动手!

就在楼梯边上,流氓的小手段,气功师的念气,开始了碰撞。

两人的角色开始中招。

你拍我一掌,我掀你一砖。

战斗很激烈,可是在有水准的人看来,却又有些粗鄙不堪。

这是一场需要了解两人背景才能完全看懂的比赛。粗鄙,因为两人默契,因为他们都对对方的精妙了解于胸,那种手段,反而会变得不管用。

而像现在,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一击,往往却能收获到奇效。

默契不再是相互的扶持,相互的辅助,而是阴谋、陷阱、圈套……

很多拥有搭档的选手,都不忍看下去了。

这是怎样残酷的一种比赛,为了胜利,两人都在将曾经的那份了解,那份信任,那份可以将后背完全交给对方守护的坦然,变得各种阴毒。

一直在比赛中会和喻文州有短信沟通的黄少天,这时都沉默了。

孙哲平、张佳乐、韩文清、张新杰、叶修、苏沐橙……这些坐在现在的人,都是无比清楚所谓“搭档”的含意的,但是现在,场上这对昔日的搭档,正在硬生生地摧毁着他们过去所建立的一切。

为了胜利。

为了冠军。

每位选手都有很多羁绊,可是为了这些,他们却又不得不狠心斩断那些阻挠自己的羁绊。

时间在流逝,两人角色的生命在流逝,比赛的细节,这些看懂的人,都不想去细究了。只有场边看不太透彻的观众,在随着战斗的起伏为自己支持的选手加油鼓劲。

无论多么残忍,终究还是会有结束的时候。

心中纵有多少不忍,最后站在场上的也只能有一个。

方锐,气功师,海无量。

最终,电子大屏幕上留下的名字是这一个。林敬言,流氓,冷暗雷,随着角色在比赛中倒下,名字终于黯淡下去。

现场欢呼,为方锐,为兴欣的胜利叫好。

场边的职业选手们,却纷纷站起身来鼓掌。为这一场,单纯从技术角度来说,可能并不精彩更不经典的比赛鼓掌。

为两位选手昔日的默契,为两位选手追求胜利的决绝。

他们都有一颗永远在跳动着的冠军的心,这份心,永远值得骄傲。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裁判都成助力


到底还是输了啊!

林敬言从比赛席中出来时,叹息着。

虽然有些遗憾,但是这场比赛并没有让他觉得丝毫懊恼。这个结果,他可以很坦然地接受,输给方锐,他也没什么不服气的。

毕竟他已过当打之年,而方锐却正值巅峰。

在挥别过去这种事上,两年了,他还在对他的唐三打念念不忘,但方锐呢?干脆地是连职业都给换了,显然在这事上方锐也比他更加决绝一些。

自己确实已经老了,而方锐,还有很长的未来呢!

望着赛场另一端兴欣的比赛席,林敬言很遗憾这是擂台赛,方锐没有办法在彻底完成比赛前从比赛席里出来,他倒是很想借这次机会给方锐送上祝福,他不知道两人是不是还有这样在场上相对的机会。

默默又注视了那边一会,林敬言走下赛场,祝福,最后只能留于心中。

加油吧!我的朋友!

这一战结束,擂台赛进入后半段。兴欣算方锐,还有三人在场,霸图已经只剩两位。

林敬言下场,霸图第四位出战的选手随即站了起来。


方锐也算是一挑二。打下张佳乐的百花缭乱,用的方法比较消耗法力,而后和林敬言这一场,最终虽胜,却是一场血拼,海无量的生命只剩百分之十四,法力这时也只有百分之十一。确实已是强弩之末了。


方锐的海无量此时也早到了古堡。已没多少血也没多少蓝的他,哪里还会堂而皇之地去和对手见面。上一轮他迂回后门,结果是和林敬言同调了,一次的手段他也不想用两次,这一次,他操作海无量从古堡正面爬上,没上顶,而是从阳台直接进了古堡二层。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好汉出少年


方锐从选手席出来,摇晃着头,似乎对于这一局的不是太满意。但是现场依然为他送上了掌声。

连败了张佳乐和林敬言,追回了兴欣原本的劣势,他的表现毫无被苛责的理由。即便是这一局,或许最后没能完成他预期的偷袭,但是宋奇英所取的强硬态度,却也让方锐最终拿走了长河落日百分之十二的生命。这么算的话,目前兴欣还是有一点小领先的。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谁也不肯踏出的一步


可是现在。面对方锐,秦牧云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完成这个任务。这位猥琐流的大师,实在太诡了。虽然有方锐的老搭挡林敬言给霸图的诸位介绍了不少方锐的战斗方式和习惯,但是,因为职业的转变,只凭这样的介绍就想跟上方锐的节奏,很难。因为霸图的好汉们,真的和这种猥琐格格不入。他们跟不上的主要还是方锐的脑节奏。


“我来。”这时有人又接过了一句。

林敬言的冷暗雷赫然朝着这端跑了过来,三位一体的攻击组暂时被拆散了,韩文清和张佳乐两人,就已经足以咬紧苏沐橙。而让秦牧云一人看住叶修和方锐两个这题目太难,林敬言果断过来施以援手,方锐,无疑是他很熟悉的对象。冷暗雷的视角一转,就已经锁向了一个位置。

海无量果然就在这个方向,方锐也是无奈,不愧是老搭档,揣摩起他来特别得心应手。海无量正准备运起的念气连忙又沉了下去,方锐开始重新审视局面。


张新杰将石不转的视角调整到了战斗端。局面还没有大变,但是,叶修和苏沐橙的能力,应该不止于此在。林敬言转去对付方锐,无论如何也会让这边压力大减,僵局,应该会被打乱了吧?

林敬言转火,固然针对方锐很有效的一招,但是同时,却也是张新杰对兴欣的一次摸底。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一瞬接着一瞬


林敬言的冷暗雷,也在一边提防方锐的同时,一边向这端积极靠拢,要和队伍协同作战。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就差一步的功亏一篑


方锐呢?这个猥琐大师,即使有无比熟悉他的林敬言去盯防,也不能就此让人放心。


霸图还能做出拦截的,只有林敬言的冷暗雷了。但是这时,转播中的小屏幕一直锁定的海无量,也有了动作,他锁定了冷暗雷,抢步冲了出来。
 
林敬言了解方锐,方锐又何常不了解林敬言呢?这样的对手之间,只能是不断地互相抢占先机。而现在,方锐一个先机抢占成功,最终却是彻底将叶修和苏沐橙两人接应出来,彻底突破了霸图战队的围剿。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都不肯改变的


林敬言的冷暗雷,动作也一下子变得更为机敏。他游走在君莫笑沐雨橙风海无量这三位的身遭,不住地用流氓的那些个技能挑衅着、骚扰着。用虎口拔刀,刀尖上跳舞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13分32秒才开始的出手


林敬言的冷暗雷连忙一砖飞出,敲向君莫笑的后脑。

啪!

谁想半空中突然横出一个角色,海无量。方锐的海无量,此时突然横跳至这半空,一掌推出,竟然就这样将这记砖袭给攻击招架拍落了!

这不只需要精准的操作,更需要提前预判。若不是对林敬言熟悉之极的方锐,恐怕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双方都有的坚决


“2点,11点!”
 
正这时,霸图团队频道里突然闪出消息,不是他们一直的指挥,而是林敬言!
 
2点、11点,时钟定位法,看到林敬言消息。霸图诸位立即锁死两个方位,然后很快的,就近的角色朝两个方向冲去。
 
林敬言虽不是指挥,但这种时候发出这种消息,必然是有什么缘故。
 
大漠孤烟,折向了2点钟方向;百花缭乱,闪步冲向11点钟方向。
 
很快。两人锁定了这次抢位后要针对的目标。
 
海无量!
 
方锐的海无量。
 
林敬言凭借对这位老队友的熟悉,找到了抓捕他的时机。韩文清和张佳乐对他的判断毫不犹豫的执行,让海无量立即被锁在三人的包夹当中。
 
三位一体!
 
三人毫无犹豫地发起了攻势。
 
林敬言太熟悉方锐的战斗方式了,他那大师级的猥琐流,不是人人都能跟上他的节奏的。所以在团队战场上,方锐会有相当的时候处于一种单兵作战的游离状态。而熟知这一点的林敬言。就是盯准了这么一个时机,一举包夹了海无量,而兴欣的选手,因为方锐的这种游离状态,一时间都没能来及支援。
 
现在再救?那当然也是可以的,但此时海无量已被包围,再救。兴欣只能暂时放下他们的撤离计划,而接下来能不能很快帮助方锐突围也要两说。这正是团队撤离时的弊端所在,抓住一人,就有可能牵制你全队!
 
三位老将,齐攻海无量,攻得无比果断。


但是兴欣更果断。霸图这边三位齐指一人,让他们这边压力顿减,张新杰的石不转只是个牧师。手段有限,只凭秦牧云的神枪手,不可能留下兴欣四人。
 
于是兴欣跑了!
 
居然连一丁点的犹豫都没有,被围的方锐被他们超级果断地就给舍弃了。被围住留下的选手,他们没当是牵制,他们把这当成是空当。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不聪明的林敬言


流氓这个职业,能近,能远,有控场手段,也有爆发输出,是一个非常灵活多变的职业。方锐,是林敬言职业生涯中最重要也最可靠的一位伙伴,配合着这位伙伴,林敬言调整过自己的风格,而那时,已是他职业生涯的后半段。而在这之前,林敬言,那也是一个正面强打的狠角。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二秒杀死比赛


海无量又扭了几个弯,大漠孤烟还是丝毫破绽不露,只是在海无量冲向毫一方向时,突然踏出了一步。
 
观众不觉得怎样,但只这一步,却让方锐觉得难受之极。擂台场本就小,一步,就能改变角色可以掌控的空间,大漠孤烟这一步,卡在了一个十分精准的时段,一步就挤紧了海无量的活动空间。
 
韩文清就算经验无比丰富吧,也不至于掐自己死穴掐得这么一步到位吧?
 
“老林你出卖我啊!!”频道里突然跳出来自方锐的一句话。
 
所有人愣,而后反应过来,这老林,指的是林敬言吧?
 
林敬言是相当熟悉方锐的,就算方锐职业转型,对他最了解的也依然是林敬言。而林敬言了解,当然也就意味着霸图了解,现在的他可不再是方锐的队友,而是对手。
 
是的,是对手。
 
那么方锐这理直气壮的指责可真就让人无言以对了。更何况,林敬言现在是坐选手席上呢,这隔空对话,他还指望林敬言有什么回复吗?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每个人都有的视频


当天晚上是轮回和微草的第二轮比赛,这两队中最终的胜者,将是总决赛的最终对手。但是到了看比赛的地方,陈果愣了。叶修说要看这场比赛,但是可没说是和霸图战队一起看……
 
马上就要决一死战的两伙人,现在还要这么聚在一起,不觉得别扭吗?
 
陈果就觉得有些不自在,说话都小心翼翼的,再看兴欣这边,新人们都有些不自然,也就叶修他们这帮有经验的神态自若,尤其方锐,和他的老搭档林敬言聊得相当开心。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无需安慰


要搞猥琐!
 
林敬言不愧是和方锐搞过搭档的,在这方面的反应特别机敏。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你赢了


玩猥琐,叶修这次可算是遇着对手了。

林敬言,本身的风格可能算不上特别猥琐流,但是对付猥琐流他却太有一套了。没办法,谁让数年间日常训练经常做对手的是方锐那个家伙呢?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稳定炮架


“霸图加油!”林敬言突然也朝着场外的观众们吼了起来,这已是他职业生涯中从未有过的激情表现,兴欣选手席这边他的老搭挡方锐都是头回看到他如此激动,露出诧异的神色。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意想不到的针对性


霸图粉丝兴奋着,当然也就有了嘘一嘘对手的心情。尤其是兴欣之前几位的表现一个比一个出色,让他们完全没办法嘘出口。而现在,面对方锐,可算是让他们捞到机会了。霸图的林敬言虽然上场后作为也不大,但是大家至少完全接受到了他的努力。方锐呢?大家看到的是一个懒散的姿态。或许这可能只是他用来麻痹对手的伪装,可是当他最终输掉比赛的时候,一切都像是他的败因。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老谋深算的霸图


方锐心中已有技能取消的打算,可就在这时,视角中一道人影,突然就出现在了一个让他觉得无比顺手的位置上……

来得好!

方锐心头一喜,不浪费技能那当然是上上之选了。这身影的选位如此漂亮,让方锐顺手之极。一点都不耽误功夫,于是念龙波一转。

结果那身影就好像知道念龙波会在此时向他一转似的,身形突然又向外一错,方锐也是下意识地。连忙跟着对方这节奏又是一调整,末了心中就叫:坏了!

噗!

大漠孤烟的拳头已经砸到了海无量的面前。未取消的念龙波已被强行打断。海无量的身形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飘出,视角却还凝望着那个引诱他多做操作的身影,事实上不用看这时他已经可以肯定这是谁了。

林敬言,无论从性格风格还是技术上都无比了解他的林敬言,也只有他,在那一时刻,能用一个站位让方锐瞬间放弃技能取消的决定。

方锐已是一个经验十分丰富的选手,但是姜,总是越老越辣。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昔日的光芒


众职业高手们对方锐倒是有信心,可见这些年真是没少被这家伙给猥琐。但是在又具体观看了一会战斗后,大家却都意识到,今天的方锐,想靠他的猥琐来脱身,有一个迄今为止他大概从来没有面对过的障碍。今天围击他的选手中,有一个人叫林敬言。

最了解他,最熟悉他的林敬言,今天,是他的对手。

翻滚,折身,诈攻,变向!

海无量一套娴熟无比的猥琐下来,韩文清这耿直汉子的大漠孤烟立即被错开了一个身位,宋奇英这初出茅庐的少年,也因为经验不足缺乏预见性,他的长河落日想要攻击,却发现受阻于大漠孤烟。

脱身了?

一块板砖正拍到了海无量面前。

林敬言,冷暗雷。

在攻击中完全不如那两个拳法家显眼,可是每当海无量突然抓住机会搞出动作制造出空当时。林敬言却总会让他的冷暗雷准时高效地封堵这一空当。

不到片刻的功夫,这就已经是第三次。

不到片刻的功夫,海无量的生命就已经下去了有三分之一。

因为林敬言的存在,韩文清和宋奇英可以放开手脚只是攻击,因为防范方锐脱逃的事,已经完全交给了林敬言。否则的话,韩文清和宋奇英双人包夹,怎么不至于片刻间就被方锐抢出三次空当,全都是因为二人完全不在意这一点的缘故,因为这一部分的工作。他们完全交给了林敬言。

在擂台赛时林敬言是致使霸图落后最直接最主要的那一位,可是现在,他却依然得到霸图选手毫无保留的信任。

第四次!

转眼他已是第四次成功拦截到了方锐。

方锐心里已有些焦躁。此时他连说点垃圾话的功夫都没有,三人合击,两个都是贴身战的强悍职业拳法家,他哪里还有空闲去打字。一开始还觉得两个蠢货真是好容易就摆脱,但是两次摆脱两次被林敬言的冷暗雷拦下后。方锐却已经知道那两位不是在犯蠢。

想脱身,真正的对手不是那两位,而是自己的这位老搭档啊!

自己转型职业,这一年来利用着对手对“气功师方锐”的陌生感,不知占了多少便宜。可是眼前的这位老搭档,即使自己职业转型之后。却也还是能跟上自己的思路和节奏。

想摆脱他,自己必须再有突破,必须再有之前从来没有过的表现。

方锐忽然不急于脱身了。忽然在三人的攻击中开始了防守闪避,开始了尽可能存活的打法。

放弃脱身了?静候救援了?

观看者们都在如此想着,毕竟他们知道此时兴欣的决策。方锐当然也知道。安文逸换罗辑,这种放弃治疗的决定不可能是选手们私下决定,这是来自于叶修的指示。就在兴欣的团队频道里,清清楚楚的。所以方锐也很清楚此时两个战斗职业正在全力来救。

救援,霸图也不至于想不到,他们所想不到的,或许只是兴欣放弃治疗这一决定。在他们准备的应对中,大概就是针对战斗法师和牧师,或者召唤师对牧师这两种状况。

兴欣所想到针对的,就是霸图的这种心理空当吗?

高手们纷纷如此想着。可是霸图此时的姿态,看起来却全没变化。方锐摆出了一副不想再逃的态度后,三位拳系的攻击却还是那样的分配:两位拳法家全力主攻,林敬言防范。

方锐更烦了。

他可没有放弃脱身呢!因为他挺清楚放弃治疗的打法风险太大,而此时兴欣会如此兵行险招,就是因为他被困在了这里,如果他可以安然脱身,苏沐橙本就是安全的,叶修走人也很轻松,那么兴欣完全可以重整旗鼓再来,没必要在这放手一搏。

如此重要的生死大战,居然这么快就需要舍命一击,方锐本和那些旁观的职业高手心态一致,觉得太不至于。可是很快他就没办法再有不至于的想法了,因为此时是他受困于霸图居然是他,是他成了此时战局中被霸图击穿的那个突破口,是他无法脱身让兴欣陷入了困顿。即便以一敌三无法脱身也不是件会被笑话的事,但是方锐还是很在意自己成了突破口。

唐柔和罗辑的救援已经来临,但方锐还是试图改变当下的局面。

可是霸图根本不上他的当,哪怕他假意改变节奏,让霸图以为他的态度有所转变,但是霸图的态度却不变。

真是一帮死脑筋啊!!

没有空暇打字的方锐只能在心里狂吐槽,对于霸图的耿直十分不满。他哪里知道,其实就在他改变节奏改变态度后,是林敬言立即在霸图频道里发出消息:“不理”。

他的意图,终究还是被林敬言完全识破。

职业转型后的方锐,林敬言再怎样,其实也不像了解以前的盗贼方锐那样了解他的技术特点和节奏。但是,林敬言了解方锐的心理,很多时候,他意识到的并不是方锐会怎样做,而是直接意识到方锐想怎样做。他看到的不是方锐的方法,他看到的是方锐的意图。再协同两位队友对方锐的掣肘和逼迫,让他的判断更加精准。

改变态度没能得逞的方锐,只好再做调整。

软的不行,那就只好来硬的了!

方锐心下一狠,扔掉猥琐,突然硬闯试试。

就在这时,兴欣的团队频道里跳出消息:林。

消息来自于叶修,跟着,炮火飞至。


苏沐橙的沐雨橙风,突然向这端施加了火力压制,顷刻间,炮如雨下!

来得好!

方锐心中兴奋的大叫,这种久旱逢甘露的感觉,让他差点激动地哭出来。

团队赛,美妙的团队赛,在这个赛场上,你永远不是独身奋战,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你的队友一定会坚定地支持着你。

轰轰轰。

炮火连天,一片火光中,海无量挥拳,螺旋气冲!

旋转凝聚的念气,带动着海无量的身体,猛然朝前钻去。

目标,冷暗雷!

强突,方锐最终还是选择了他的这位老搭档,熟悉,本就是一件双方都可以利用的利器。正面突破防守,和那两个拳法家相比,方锐到底还是觉得这个熟悉的流氓更有机会,更何况,苏沐橙的火力也是朝这端轰的,这是来自于叶修的指示,看来那个家伙这是这样判断的吧!

冷暗雷后跳。

一边闪避沐雨橙风的炮火,一边也是让开螺旋气冲。他的后跳是那样的笔直,只是拼命地维系着两个角色之间的距离,却坚决不肯让开丝毫空当。

擂台赛,因为他,霸图已经输了一个人头分的空当,现在,他一步的空当也不会再露出,这已经不只是这一场,这或许将是决定这一年,甚至自己这一生的一个空当了。

这一刻,林敬言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完全忘记了什么接下来,他只知道眼下的封堵,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做到。

这一刻,冷暗雷再不是一位老将手下日渐蹒跚的角色,他璀璨生辉,明明只是普通的后跳,但那富有节奏的韵律,却让人感到说不出的流畅。

跳跳跳,一路笔直的跳,螺旋气冲的念气钻尽,却还是差着冷暗雷的少许,这一击,协同沐雨橙风的炮火,竟然愣是没从林敬言这边抢出哪怕是一步的空当。

方锐连忙就要再来攻击,却不料林敬言的反应在这一刻远比他要快,就好像是早就在等着这一刻一般。

拦山虎!

双月牙!

伤疤之痛!

那个已被淘汰,但却是林敬言昔日象征的唐三打技巧却在此时再度施展,再次绽放着光茫。

海无量被击倒,海无量被交错的仿佛两记月牙般的光芒划中,海无量被挂上了伤疤,进入了出血状态。

海无量被彻彻底底地拦截。

方锐发愣,他真的一点都没想到林敬言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他以为他足够了解林敬言,他以为在方才,那个螺旋气冲就已经可以突破林敬言的极限,可以将他击飞,或是逼他退到一旁。

但是,没有!

林敬言用最正面的方式闪过了这记螺旋气冲,用他那古老到被淘汰的陈旧技巧反击了他。

方锐想正面突破,但是最终,他被林敬言从正面击倒。

方锐忽然发现,他所熟悉的林敬言,或许只是一部分。这个林敬言昔日的招牌技巧,在他眼中竟然是这么的陌生。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磁场线圈


林敬言和宋奇英的角色,也正朝着海无量冲了去了。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再见,林敬言


【出于私心把这里几乎整章都截过来了,但节选的部分只有最后两句是林&方互动,只想看互动的完全可以跳过】


“不愧是一场相当精彩的比赛。”一位记者承接张新杰的分析,赞叹了一声后,开始转向下个话题:“那么在今天这场失利后,几位对未来又有什么打算呢?”


问题很直接。


而所有人所最关心的,也正是这个问题,招待会现场立即安静下来。


“我还可以继续战斗下去。”队长韩文清表示。


敏锐的记者们马上意识到了什么。韩文清用到了主语“我”,作为队长,他此时的发言。却并没有代表全队,大家马上猜到了这话透露的言外信息:韩文清还可以继续战斗下去,但是有些人不能了……


“我也是。”张新杰随后回答。


他当然也是……黄金一代的选手,比起初代、二代选手都还有得打呢,大家所关心的那个问题,本就不针对张新杰。


“我也不会放弃。”接下来的人说道。但是记者们的目光转过后,就已经更加清晰地意识到什么了。


霸图此时在台上的座次:韩文清、张新杰、林敬言、张佳乐。


韩文清作为队长,率先回答,但是他没有代表全队。他所说的只是“我”。


而后张新杰,再然后,却不是依次而来的林敬言,而是张佳乐。


林敬言被跳过了,显然是因为他们知道林敬言所说的话。和他们将不是一个氛围。


所有人的视线转回,全场目光投射到林敬言身上,相机等等都已经备好,大家都已经猜到:一个终结,终于要到来了。


林敬言站起了身,他的脸上挂着微笑,这位荣耀职业流氓的代表选手。他本人的气质可一直是挺温文尔雅的。


“我想,我是时候结束了……”林敬言终于开口,早有准备的众记者,立时疯狂按下拍照的快门。他们要记录下这一刻的画面,这一刻的声音,这一刻的场景。


而坐在台上的其他霸图三位,韩文清的神色依旧是那样坚定不屈。张新杰也是一贯的平静,只有张佳乐。此时脸色颇有些阴沉,是因为今天的失利?或是因为林敬言即将的退役?亦或是都有?


他似乎很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霸图的队友们显然早已经知道林敬言的决定,他们或许有过劝说,但到最终,到底还是选择了尊重林敬言的决定,他们所有人都一言不发,将这一刻完全地交给了林敬言。


“而在这最后,我要感谢。”林敬言继续说道。


“首先要感谢现在坐在我身边的队友,在来到霸图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竟然能有机会和你们一起为了冠军而战,你们都是联盟最优秀的选手,能和你们并肩作战将是我我幸运,也是我毕生的荣耀。”


“因此我也要特别感谢霸图这支队伍,感谢这支队伍在我的生涯迟暮之年还能给予我这么好的机会,这两年我很充实,也很快乐,唯一遗憾的就是我到底还是没能和大家一起捧起奖杯,在这里我也要向霸图的诸位说一声抱歉,我……不能再和大家一起努力下去了。”


“这个决定并不草率,是我思考过自己的状况后做出的慎重决定。我认为我的职业生涯,应该到此为止了。”


“人生没有完美,很不幸我没有拿过冠军,但是从呼啸到霸图,我的身边一直都有最优秀的队友,是荣耀让我遇见了你们,我要说的是,能玩到荣耀,能成为一名荣耀的职业选手,这就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


“今天我先一步离开这片赛场,但我不会离开荣耀,永远不会,我还会一直注视着你们,祝你们能实现你们的理想。”


“在最后,我要祝福所有人,和荣耀相关的所有人。是荣耀将我们串联在了一起,这将是我们必生的荣耀!”


“谢谢大家,祝大家好运……”林敬言鞠躬,这是他的告别宣言,记者们终于等到了比较话题性的东西,但是这一刻,他们宁可没有这样的新闻,他们宁可林敬言也和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一样表示他要继续努力下去。


但是,没有。


刚刚这一幕发生的是真实的。


林敬言已经发表了他的退役声明,他就要离开了。这位第二赛季加入,有第一流氓之称的顶尖选手,终于也走完了他的职业生涯。


他没有得过冠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个人成就,甚至来霸图战队之前没有打到过总决赛。


然后他却始终顽强,始终拼搏不息,他从始至终都在为了胜利而努力。


没有人会嘲笑他,哪怕他在生涯末期已被后辈超越。因为这本就是时间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没有什么可笑。大家所看到的,是林敬言虽被唐昊夺去了第一流氓的头衔,夺去了他在呼啸的地位,夺去了和他一起奋斗七年的角色,却没有夺走他的斗志,没有夺走他那颗冠军的心。


他来到了霸图,和新的队友一起潇潇洒洒痛痛快快地又战了两年,直至他自己认为应该结束,这才亲手放下一切。


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他选择放弃,除了他自己。


“谢谢大家,祝大家好运。”林敬言说着。


而这时霸图出席招待会的其他三位选手已经起身,和林敬言握手,拥抱,送上祝福。


他们的心中或许都有不甘,但是在他们脸上所洋溢的,却只有坚定。无论路向往方,对他们来说,都只会坚定地走下去。不妥协,不后悔,不退缩,一直向前,笔直地向前。


“再见!”


和三位队友互相祝福完毕,林敬言忽朝台下记者们挥了挥手,而后最后一次向三次队友点头致意后,转身,就向离开通道走去。


结束了吗?


记者们有些发愣,但是很快,却发现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这三位选手就已经坐回了各自的位置,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就好像那个空出的位置,从一开始就没有人。


林敬言有他的选择,而他们,也有他们的。


林敬言已经告别了这片赛场,所以,他离开;而他们,选择留下,选择继续,所以,记者招待会,依然继续。


记者们发呆,他们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这一刻他们已不知该向台上没有离开的三位选手问些什么。他们甚至从来没有这样期待过记者招待会快点结束,霸图的坚强,霸图的不屈,他们感受到了,这让他们有些无法承载。


“那么,林敬言退役以后,霸图战队会有什么调整吗?”有人到底还是起来问了一个问题。


“自然会有人来填补空缺。”韩文清说。


“那么能透露一下会是谁吗?是霸图队中的,还是会在转会市场上有所行动?”有记者问。


“这个暂时还没有确定。”韩文清说。


“好吧……”记者们这时早就没有了平素死缠烂打的功力,气氛完全被压倒之下,两个问题后,顿时又陷入沉默。霸图的新闻官终于在此时站了出来:“那么,没有其他问题的话,记者招待会就到此结束可以吗?”


“好的没问题……”所有记者拼命点头。


结束了。


霸图的记者招待会结束了,一位顶尖选手的职业生涯也结束了。但是在这片赛场上,有人离去,却也有人会毅然地走下去。


霸图的其他人会走下去,而在眼前,兴欣,这支队伍,他们接下来就还要走,他们本赛季的路就还没有完。总决赛,总冠军,这支初入联盟的菜鸟队竟然一路杀进了总决赛,只这一步就已经是个奇迹,是这一步,就已经有足够爆炸的话题了。


兴欣出来了。


他们派出了三位代表。


叶修、方锐、罗辑。


很好!这人选让记者们有点激动,霸图离开,已恢复正常状态的他们立即察觉到这当中的话题。先不问兴欣本身,已有人站起来问道:“请问,你们知道林敬言就在刚刚宣传退役了吗?”


问题出,所有人望向方锐,这位和林敬言合作多年的呼啸搭档。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风雨落幕


方锐也在沉默着。他和林敬言相识倒是不如叶修久,但是第五赛季出道的他,初出茅庐就来到了林敬言的身边,是林敬言看着他成长,而后他们又成了著名的一对搭档,再到第八、第九赛季后各奔东西。


林敬言对他而言,亦师亦友,如果要让方锐选一个他在联盟中最尊敬的选手,他会毫不犹豫会投林敬言一票。即便林敬言并不是这个圈中最优秀的。


而现在,他已离开。


已有多年职业经验的方锐并不是从来没有意识到过这一天,只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以这样的方式目睹林敬言离开。


他原以为两人会并肩战斗到某一天时,林敬言忽然笑着说自己打不动了,而后在自己的嘲讽中也依然不改主意,就那样微笑着说了再见。


于是今天,他看到了。


林敬言在微笑,他向所有人道别,但是,却是在一场被方锐代表的战队击败之后……


微笑之下隐藏的黯然,有多少人能感受到?


方锐知道,林敬言一定还是很希望能得一次冠军的。特别特别希望。


但是最终葬送他这希望的。却是自己和兴欣。


他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因为他已经选择了离开。


祝你们好运。


他把祝福留给了所有人,这当中当然也包括方锐。


但是这样的祝福会让人感觉到治愈吗?至少方锐不会。他已经没办法在看下去,那一刻他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兴欣的备战室。他之后,魏琛这位早早退役。多年后却又复出的老家伙不顾备战室禁止吸烟的规定狠狠抽起了一根烟。而老板陈果意外地没有去批评他。作为资源荣耀粉。这样的离别陈果没有经历过,但是却很多次以这样的方式看到过。而现在,她已经融入了这一圈中。她感同身受,她意识到了自己的身边也会渐渐有这样的离别,魏琛、叶修,甚至之后的苏沐橙、方锐……


陈果觉得害怕,真的很害怕。


她望着方锐不知说了个什么就要离开备战室,没有人上去阻拦,就连还在高兴的新人们这时也意识到此时备战室里不全是这样的气氛了,他们也安静下来,看着方锐离开了备战室,而后,看到记者招待会上,林敬言和三位霸图队友告别拥抱,谢幕退场。


呃……


有脑筋快一点的,已经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方锐从备战室里出去了,而林敬言从记者招待会那边退下来了,那这两人,不是要在通道中相遇了?


备战室里瞬间安静下来,连电视机都不知被谁选择了静音模式,仿佛会打扰到通道中这二人交流似的。谁也不动,谁也不出声,直至备战室的门再被推开。


“该我们了。”方锐站在门口,平静地招呼着。


于是叶修和罗辑,兴欣早安排好要参加记者招待会的两人走出了备战室。通道里,他们看到了林敬言,朝着他们笑了笑,而后又拍了拍方锐,没有再回霸图的备战室,只是沿着这条最终将通向赛场外的通道,一直走了下去。


“我们走。”叶修没有再目送下去,只是招呼了一声,兴欣三位走出了通道,走向了记者招待会。


“请问,你们知道林敬言就在刚刚宣传退役了吗?”


记者已经抛出了他们的第一个问题。


“知道。”叶修点了点头。


“能每一个谈一下吗?”记者着重强调了每一个,显然对于叶修来回答这个问题并不感冒,他们想听的是方锐的感想。


方锐没有回避,主动扶过了话筒,于是叶修也没有抢话,如记者心愿的,等方锐去谈他的感想。


“祝他好运。”方锐扶过话筒,说了四个字。


大家静悄悄地,继续等。但是,就没有然后了,方锐只是说了这四个字,对他搭档多年,亦师亦友,最后却被他亲手葬送毕生期待的林敬言,他竟然只说了这么四个字。


“没有了吗?”记者们不死心,他们希望听到更加感人肺腑的感想。


“没有了。”方锐却摇了摇头,微笑着,仿佛林敬言一样。所想到的,所要说的,在通道中遇到林敬言时就已经说过了,对方锐而言这就已经足够,毫无向这些记者转述的必要。


再然后,就是祝他好运,祝他,只是他。


但是记者们,到底还是不肯轻易放弃,就算今天林敬言没有退役,作为一对昔日搭档,在场上的相遇那也是一大话题。


“呃,恕我直言。”一名记者开口了,“您今天在比赛中的发挥似乎并不近如人意,是否因为对阵的对手中有昔日搭档,而有些下不了手呢?”


“我今天的发挥确实不好,所幸队伍最终还是赢得了比赛,接下来的比赛我会继续全力以赴。”方锐说。


看似无比寻常的一个回答,但放在此时却是无比的狡猾。对有关“昔日搭档”进行了完全闪避,然后针对表现不好的状况做出承认,分析结果,表态未来。


这让记者还能怎么问,还能问什么?


有关林敬言,他们已经没有办法纠缠下去了,只好开始认真针对兴欣本场的表现,而张新杰在记者招待会上提供分析,顿时成了此时大家可以拿来向兴欣问询的重要资料。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为了胜利


方锐坐回了座位上,伸直了双腿,摊直了双臂,陈果递给他的毛巾被他直接盖在了仰在靠背的脸上。

结束了……

好像真的一点比赛的状态也没有了。

自己已经用尽了一切了,可是为什么,还是这么不甘心呢?

什么努力了就不会再有遗憾,这种话根本就是骗人的吧?自己还想继续努力下去,还有团队赛没有打啊!

毛巾是冰凉的,但方锐却觉得自己的眼睛被捂的有些发热。

叮叮叮……

忽然传来手机短信的提示音,方锐听得出是自己的,他实在没有什么心情去看,可队员就在一旁,方锐到底还是不想让大家意识到他太反常。团队赛他是打不了了,但是不能上场,和没有派他上场,这种区别还是挺大的。

方锐一手摘下毛巾的时候顺势抹了一把脸,另一手已经抄起了手机。

“还没有结束,比赛没有,你也没有。”

林敬言。

这家伙……

方锐愣了愣,他没有立即去找林敬言在哪,因为他知道这家伙即使是已经退役,但也不可能就此让荣耀离开他的视线,这场比赛,无论他身处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他都一定会看到。

但是,仅此而已。

因为对他而言,才是真正的告别了这一切,对他而言,才是真正的已经结束。

自己实在没有理由,谈什么“结束”啊!

因为比赛还在继续,而自己的职业生涯,也还会继续。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他们是冠军


“干得漂亮!”方锐狠狠地称赞着,赞自己,也赞自己的队友。与此同时,他也想到了自己昔日的搭档,在季后赛第二轮后彻底告别了职业赛场的林敬言。

看到了吗老林?我,总冠军!